重要公告:
洛阳之窗,实时更新最新资讯。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 > 正文

对话四位餐饮业者: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
2020-03-30 14:49:21 点击次数:93次

  (抗击新冠肺炎)对话四位餐饮业者: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

  中新社北京3月29日电 (夏宾)中国餐饮业者一直在突围、自救。数据显示,1至2月餐饮收入同比下降43.1%;截至3月26日,餐饮业复工率达到80%。现在,中国的餐饮连锁店、小餐馆过得怎么样?中新社记者对话四位餐饮业者,了解他们经历过和正发生的事情。

  2月初,全国小龙坎闭店近94%,疫情最重一个月,全球小龙坎门店营业额损失近4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“春节本来是生意红火的时候,但店里没有营收,所有人待工,这种危机感时时刻刻是逼在你喉咙上的。”小龙坎控股集团媒介公关经理邵茜说。

  丰富外卖品类、增加外卖门店、开发小程序、跨界做营销……邵茜直言,成都是餐饮重镇,疫情下餐饮企业都在争分夺秒地去抢机遇。如,2月16日小龙坎参加聚划算主厨直播做菜,次日凌晨开售10分钟,小龙坎自热火锅售卖有1万多盒,20分钟小龙坎全店交易突破20万元,当天成交量相比上月同日增超1200%。

  截至3月26日,成都直营区小龙坎的营业额只恢复到往日的30%至40%。邵茜表示,餐饮行业抗击疫情这场仗,真的是很大的挑战,但小龙坎始终相信,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。

  “我们要做最后一批北京开堂食的店,现在就要努力把流水提升到往日60%、70%的水平,保证能熬下去,活过去。”北京胖妹面庄店主杜天奇说,过去门店堂食忙,门店面积小,外卖对小面、豌杂面的口感影响又很大,就一直不做外卖。疫情冲击下,她催着美团上线外卖,也把去年研究的外送半成品拿了出来,“顾客买回去还要自己煮一下,能保证口感。”

  用杜天奇的话来说,她把“手上所有的牌都打出去了”,琢磨微信号,有计划地推送内容,和其他品牌做联合活动,捣鼓外卖如何做推广,“每周的流水都在往上走,努力是会有作用的。”

  整体看,疫情暴发至今胖妹面庄的流水占到平日的五成左右。“我们租了三个员工宿舍,两个库房,一个店铺,六个地方的房租要交。”杜天奇表示,最大的压力是租金,六个地方的房租合计一个月要超10万元,“对我自己来说,就是在打仗。”

  严师傅在武汉开了一家重油烧麦牛肉粉面店,从春节到现在,店铺一直开着,“我自己的工人回不去他们要吃饭,周围的人要吃饭,一线的医生、民警、环卫工人都要吃饭,那就决定过年不休息了!”

  “我们也亏不起。”严师傅说,从食材成本来说,疫情期间比平常至少增加了四到五倍,外卖塑料袋、包装盒进价也高了,东西卖出去肯定会要加一点点价。

  原本计划春节期间继续营业,但由于疫情影响,年初二昆明所有马路边边的门店都关了,但仍有约30名员工滞留昆明。“我们决定做外卖,联系到‘饿了么’,开通外卖渠道,2月14号正式上线。”马路边边昆明负责人黄伟说。

  他指出,因为线下没有开店,当时人们对火锅类串串香有一波刚需,外卖效果特别明显。“14号、15号两天外卖都爆单了,第一天营业额超过了2万元,第二天直接冲到了3万多元。年前备了几十万的货品,上线外卖后,确实缓解了不少压力。”

  “那一波刚需满足后,昆明马路边边门店都陆续开启外卖,起初每家店每天都能有个几十单,但现在下滑就比较严重了。”黄伟说,他正在与“饿了么”沟通,了解到顾客需求依旧很大,但其产品结构需要改善,增加熟食,“这样上班族会更愿意下单,之前外卖都是生食或者半成品。”

  黄伟希望,当地政府可在疫情期间灵活一些,允许餐饮企业做些外摆宣传,上街做点吆喝,不要驱赶或罚款,“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人气。”(完)

【编辑:朱延静】

分享到: